開票日倒數 倒數
0
23
11
50

前往選舉專區

川普的追隨者、支持合法擁槍和買賣器官,極右翼民粹主義候選人Javier Milei成阿根廷總統初選大黑馬

川普的追隨者、支持合法擁槍和買賣器官,極右翼民粹主義候選人Javier Milei成阿根廷總統初選大黑馬
阿根廷極右翼參選人米萊在2023年總統初選獲勝。Photo Credit: GettyImages

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

米萊痛批阿根廷的政治體系宛如印度種姓制度、長年寄生在阿根廷社會上,而為了歸還政府從人民身上偷走的「髒錢」,他在2021年當選國會議員後曾提議,將自己薪水隨機抽獎給一位民眾,每個月舉行一次,任何人都可以參加,一度吸引240萬個民眾登記,抽獎活動過去也如實進行幾次。

南美國家阿根廷週日(13日)進行總統初選(PASO),近年急速竄紅的極右翼民粹主義候選人米萊(Javier Milei)意外成為初選中得票最多的人,震驚阿根廷政壇,為今年10月將登場的總統決選拋下一顆震撼彈。

截至當地時間凌晨,約九成選票已清點完畢,極右派「自由前進黨」(Partido Libertario)候選人米萊獲得31%的支持率,遠遠高於預期。阿根廷主要在野黨、前總理馬克里(Mauricio Macri)所屬的右翼聯盟「合力改變」(JxC)以28%的得票率落後;現任執政黨「祖國聯盟」(Unión por la Patria)推出的候選人,則獲得幾十年來最差的成績,以26%的得票率位居第三。

米萊在結果公佈後發表演說,劈頭就高喊「自由萬歲,該死的!」顯然他也沒料到這樣的初選結果。米萊表示,「我們獲得最多的選票,因為我們是真正的反對者」,他也強調,2023初選結果是對阿根廷現有階級政治的終結,他承諾為阿根廷帶來改變,稱「一個不同的阿根廷是不可能用那些總是失敗的老東西來實現的」。

現年52歲的米萊是一名自由經濟學家,他在2021年成為阿根廷國會議員。米萊是美國前總統川普(Donald Trump)的追隨者,宣稱氣候變遷是謊言、性教育會破壞家庭、買賣人體器官應該合法化,並認為民眾有權擁有槍枝;雖然經濟上宣稱是自由主義,但米萊對社會議題的立場屬保守派,他自稱天主教徒,並反對墮胎。

除此以外,米萊還主張阿根廷應該全面採用美元,以取代現行不斷貶值的披索,他高舉自由經濟,主張廢除阿根廷央行。他也稱阿根廷是稅收地獄,應該迅速削減政府支出,以平衡預算。針對醫療和教育,他也主張應私有化,甚至取消義務教育,「讓每個阿根廷人都為自己的服務付費」。

米萊痛批阿根廷的政治階級嚴明,宛如印度種姓制度般長年寄生於社會。他在2021年當選國會議員後有項驚人之舉,聲稱為了歸還政府貪污、從人民身上偷走的「髒錢」,將自己薪水隨機抽獎給一位民眾,每個月舉行一次且任何人都可以參加,一度吸引240萬個民眾登記,抽獎活動過去也如實進行幾次。

米萊的異軍突起反應出阿根廷社會普遍的絕望感,截至7月為止,阿根廷的年通膨率高達142%,披索兌美元的「地下經濟」猖獗,民眾瘋狂搶購美元以保值。

英國《金融時報》(Financial Times)採訪當地一名20歲的年輕人希爾維娜(Silvina Sanchez),她說「每個與我同齡的人都告訴我他們想離開阿根廷......米萊是唯一真正想改變這個國家,以便我們能夠留下來的候選人。」另一名26歲的年輕人奧蘭多(Orlando Sánchez)則告訴《美聯社》,他喜歡米萊關於「自由」的闡述,並說「他的想法並沒有嚇到我。人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想要的東西......如果犯罪分子腰帶上別著槍,為什麼普通公民就不能合法地持有一把槍和(擁槍)證件呢?」

政治諮詢公司Management and Fit總監福諾尼(Mariel Fornoni)也指出,初選結果反映出人們厭倦了政治領袖,以及連續執政但仍缺乏解決方案的現象」。

米萊所屬的「自由前進黨」成立於2018年,大多數由年輕人組成,2019年首次投入總統初選時僅獲得2%的得票率,2023年初選前,沒有人預料他們會在這次選舉中領先。米萊樂觀指出,如果決選結果如初選般順利,「自由前進黨」將獲得阿根廷參議院8個席次,以及眾議院35個席次。

GettyImages-1597426263
Photo Credit: GettyImages
阿根廷極右翼參選人米萊在2023年總統初選獲得領先。

反觀,阿根廷最大的在野黨「共同變革」(JXC),表現卻不如預期。前總統馬克里稍早現身造勢活動時表示「阿根廷正在進入一個變革的時代」,他坦言「米萊的成長令人驚訝,這說明了人們對政治的憤怒。」

執政黨推派的候選人馬薩則表示「阿根廷政治出現新局面」,不是因為有新政黨誕生,而是投票趨勢已經分化。他說「上半場已經打完了,我們還剩下半場、延長賽和PK大戰」、「我們將戰鬥到最後一刻」。

GettyImages-1420841187
Photo Credit: GettyImages
阿根廷經濟部長馬薩

阿根廷初選是一場大型民調,幫助各政黨及政治聯盟決定最終推派的候選人。今年10月22日將由「自由前進黨」的米萊、最大的在野黨「共同變革」推派的前安全部長布利其(Patricia Bullrich)、以及執政黨「祖國聯盟」(Unión por la Patria)推派的現任經濟部長馬薩(Sergio Massa),三人對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「共同變革」的選民似乎也準備好進一步右傾。偏右派的布利其擊敗了同黨中間派的候選人,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長拉雷塔(Horacio Rodríguez Larreta),讓即將到來的總統決選蒙上一層「向右轉」的預兆。

GettyImages-1597412976
Photo Credit: GettyImages
「共同變革」將由前安全部長布利其(左)代表投入決選。

雖然阿根廷投票是強制性,18歲至70歲的選民若無未依規定按時投票將會被罰款,但這次初選投票率卻低於70%,是阿根廷十多年前開辦初選至今的最低投票率,顯現民眾對政治和社會問題的疲乏感。

延伸閱讀

【加入關鍵評論網成員】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,每週獨享編輯精選、時事精選、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。還可留言與作者、記者、編輯討論文章內容。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成員!

核稿編輯:邱宜君